分类 拉菲平台 下的文章

   加油站 中新经纬资料图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12日电 针对早前“沙特正研究解散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报道,沙特方面12日回应称,并未打算解散OPEC。

  路透中文网12日报道指出,沙特能源、工业和矿产资源大臣法力赫(Khalid al-Falih)周一表示,沙特并未打算解散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并且认为OPEC能够持续扮演石油领域的央行很长一段时间。

  华尔街日报周四援引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报导,沙特阿拉伯政府资助的顶级智库正在研究OPEC解散可能对石油市场的影响。

  另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1月9日报道,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的主管谢明斯基说:“我们正在研究如果没有库存的话会有什么影响……其中一个设想是OPEC并不存在。”

  该智库此前也曾发表另一份报告,指沙特的库存减少油价波动,每年为全球经济带来高达2000亿美元的经济收益。

  路透报道称,法力赫表示,这家智库只是试图“打破框架进行思考”,分析各种情境,但他也指出,沙特领导阶层“毫无考虑解散OPEC”。

  公开资料显示,自OPEC于1960年成立以来,沙特一直是该组织中的最大产油国,产量占OPEC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左右。(中新经纬APP)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11月12日电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9日,澳大利亚墨尔本市中心发生持刀伤人事件,一名流浪汉曾用购物手推车对抗嫌疑人。截至11日晚,澳大利亚市民已经为这位英勇的流浪汉捐款累计超过5万澳元。

当地时间11月9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男子持刀刺伤3人,其中1人死亡。目前该男子已被警方拘捕。当地时间11月9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男子持刀刺伤3人,其中1人死亡。

  据悉,这个名为迈克尔•罗杰斯流浪汉在社交媒体上被网民称为“推车侠”。9日的袭击事件中,嫌疑人哈桑•哈利夫•希雷•阿里捅伤三人,其中一人死亡。目击者拍摄的现场视频中显示,“推车侠”曾试图用手推车反复撞击阿里。

  事后,当地媒体和一家慈善机构找到他并进行了采访。

  “(当时,)我看到手推车就在路边,所以我推着它撞向嫌疑人。我撞了他许多次,但都没有成功撞倒他。”罗杰斯说。

  据悉,事件发生时,罗杰斯离嫌疑人阿里纵火的车辆有数米远,然而他还是第一时间上前阻止阿里,该举动使罗杰斯成为了社交网络上的“英雄”。

  慈善机构“墨尔本无家可归者团体”为罗杰斯发起了募款,截至11日晚,共收到超过52000澳元捐款。

  该团体创始人多纳•史陶森伯格表示,该机构还会帮助罗杰斯寻找住所,并提供援助,以缓解他在9日下午袭击事件中受到的心理创伤。

  9日下午,墨尔本市中心持刀伤人事件中,嫌疑人阿里先是纵火引燃自己的车,后持刀捅伤三人,造成一人死亡。而后他被警方击毙。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布制造这起袭击,但没有给出证据。

河北省承德市网络代购经营者陈晨(右)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带有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的营业执照。 刘环宇摄(人民图片)河北省承德市网络代购经营者陈晨(右)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带有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的营业执照。 刘环宇摄(人民图片)

  本报记者 叶 子

  近年来,中国跨境电商快速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产业集群和交易规模。2018年8月31日,历时5年时间,历经4度审议,后又3次公开征求意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于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将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有声音称,《电商法》落地,海外代购“压力山大”,那么海外代购究竟将受到怎样的影响?代购时代真的要终结了吗?

  多数代购需工商登记

  可以发现,让代购一族感到有压力的,主要是《电商法》所规定的电商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当依法履行纳税义务”等条款。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在关于《电商法(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中提到,规定电商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登记是必要的,这主要是从我国的商事登记和税收征管制度上总体考虑,并且体现线上线下的公平竞争。那么,是否对于所有的电商经营者都需要进行市场主体登记呢?

  《电商法》也明确了适用除外的情况,即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除外。这主要是考虑到,实践中有许多个人经营者交易的频次低、金额小,法律已要求平台对其身份进行核验,可不要求其必须办理登记。

  中国法学会网络与信息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周汉华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如果海外代购进行的是大规模的商业行为,就是市场主体,超过一定数额需要依法纳税;如果是偶尔出国帮家人朋友代购少量东西,则不需要登记,而“零星小额”的具体标准,还需等待市场监管总局明确。

  工商登记是税收征管的基础,但不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的电商经营者,并不等于完全与纳税无关。如果发生了纳税义务,同样应当依照税收征收管理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申请办理税务登记,并如实申报纳税。

  跨境电商享政策鼓励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在《电商法(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中表示,《电商法》的修改思路主要是遵循规范经营与促进发展并重,保障并支持电商创新发展,按照“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原则,对有关方面认识尚不一致、还看不准的问题,仅作原则规定或不作规定。

  周汉华认为,作为一部规范和促进电商健康发展的综合性法规,《电商法》只是对跨境电商做了一些原则上的规定,对代购这种业态的影响还不到终结这个程度,就此说海外代购到了末日是不准确的。总体而言,《电商法》对于跨境电商是持鼓励态度的。例如,《电商法》的第五章明确写到,国家促进跨境电商发展,建立健全适应跨境电商特点的海关、税收、进出境检验检疫、支付结算等管理制度。

  电商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国家对跨境电商的支持是明确的,同时,国家支持小型微型企业从事跨境电商。对于个人代购,《电商法》并没有禁止,但更多细则还需要部门规章和行政法规来调整。

  个人代购面临转型

  《电商法》对电商经营者做出了明确定义,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电商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它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商经营者。

  周汉华表示,这就是说,除了电商平台上的商家,那些通过微信、网络直播等方式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者都涵盖在内。一般所称的海外代购大多通过社交平台完成交易,属于跨境电商经营者,是《电商法》的适用对象。

  从本质上看,海外代购的成本相对较低,催生了需求,这一正常的市场行为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不过,从事跨境电商,本来就应当遵守进出口监督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即使是个人从境外携带商品入境,也需要遵守海关、出入境、免税商店等的相关规定。因此,海外代购们从事跨境代购的法律风险是确定的、税务风险也是真实存在的。

  那么,在《电商法》实施之后,从事海外代购的个人将有何选择呢?董毅智告诉记者,目前看来,要么转型为从事跨境电商的小微企业,要么偶尔少量进行代购。他分析说,目前代购们的利润点在于免交关税、消费税,这与以往的执法依据不够明确、执法程度不够到位有关,现在立法已经明确,执行上也没有技术阻碍,一旦成本上去了,代购们的优势就会不复存在。因此长远来看,个人代购生存的空间是越来越小的。

  售出购物卡后用复制卡消费如何定性

  案情:王某与张某购买了10张面值均为1000元的超市购物卡,之后,通过他人制作了购物卡的复制卡。随后,王某将10张购物卡以9.5折兜售给了赵某,赵某经超市收银员查验后,知悉卡内确实有相应的金额,遂支付钱款9500元。交易完成后,王某和张某用复制卡购买了手机等商品,消费9999.8元。后来赵某消费时,发现购买的10张购物卡上的金额已经全部消费完毕,遂报警。

  分歧意见:对于王某、张某的行为如何定性,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王某、张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诈骗罪的客观方面包括虚构事实与隐瞒真相两种行为方式。本案中,王某、张某采取了隐瞒真相的方式骗取赵某钱款,即王某、张某虽然将真购物卡出卖给赵某,但是却向赵某隐瞒了通过技术手段复制购物卡的事实,并在出卖后立刻通过复制卡消费了原购物卡内的金额,故二人通过欺骗方式实现了非法占有赵某购卡钱款的目的。

  第二种意见认为,盗窃罪客观方面表现为以秘密方式窃取他人财物,王某、张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王某、张某虽然存在向赵某隐瞒复制原购物卡的事实,但是赵某在向王某购卡时经核验卡内确有王某所承诺的相应金额,赵某并非陷入错误认识而向王某支付钱款,只是在购卡后不知情的情况下,由王某、张某通过复制卡将原购物卡内的金额消费完毕,故王某、张某本质上仍是通过秘密窃取的方式,实现了非法占有赵某购卡钱款的目的。

  评析意见: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王某和张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理由如下:

  随着社会经济与科学技术的发展,犯罪人不再拘泥于某种单一的手段实现犯罪意图,犯罪手段呈现多样性,不同犯罪手法交织在一起。在实施盗窃行为中掺入一些欺骗的手段也成为时下盗窃罪中常见的方式,这就给判断行为的性质增加了难度,也容易让人误将某些盗窃行为认定为诈骗罪。由于盗窃罪与诈骗罪均是数额犯,而入罪标准存在不同,如果定性错误,既有可能放纵犯罪,也有可能加重处罚,这就要求司法人员要在复杂行为背后透过现象剖析行为本质,区分何为盗窃何为诈骗,最终做到公正地定罪量刑。

  盗窃罪和诈骗罪属于侵财类犯罪,均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目的,两者区别的关键在于:一是被害人的“处分行为”是否违反其意志。盗窃罪取得财产系违反被害人意志,而诈骗罪是基于被害人有瑕疵的意志而取得财产。并非只要行为人实施了欺骗行为进而取得财产就成立诈骗罪,因为盗窃也存在欺骗行为,二者的区别本质在于被害人交出财物主要是基于诈骗行为还是盗窃行为,如果主要是基于被骗自愿交出财物的,则认定诈骗;反之,并非自愿交出,而是与被害人意愿截然相反的,则认定为盗窃。二是属于被动的秘密窃取还是主动配合的自愿给予。认定诈骗须遵循以下逻辑:犯罪人向被害人虚构事实或者隐瞒事实真相——被害人基于这一事实而陷入错误认识——在错误认识下处分或交付自己占有的财物。也就是说,诈骗罪中被害人处分财物的前提是因为自己陷入了错误认识,在财物损失的过程中,被害人由于被欺骗而对处分或交付财产行为具有一定程度的配合性、主动性;而盗窃行为强调是“以和平方式秘密窃取”,即犯罪人是在被害人不知情或者自以为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被害人的财物窃取后非法占为己有,因此对于财物的损失,被害人实际上是被动的、拒绝的,这与诈骗罪中的表现存在本质差别。

  本案是一起盗骗交织的典型案件,在行为人实现窃取被害人钱款的整个犯罪过程中,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向被害人出售真实购物卡,在这一阶段王某向赵某出售的是真实有效的购物卡,赵某也对卡的真实性及金额进行了查验,赵某也没有陷入认识错误,赵某支付钱款后,实际购买的是真实、有效的购物卡,因此王某、张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第二个阶段,在赵某不知情的情况下,王某、张某使用复制卡将卡内金额全部消费的阶段,在这一阶段王某、张某通过复制卡消费的金额正是赵某所占有的购物卡金额,该行为与信用卡犯罪中复制他人信用卡信息到空白的信用卡上再进行消费的犯罪手法基本相同,其本质是通过盗刷的方式秘密窃取赵某所占有的钱款。需要注意的是:信用卡是指金融机构发行的具有消费支付、信用贷款、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或部分功能的电子支付卡。超市购物卡并不属于信用卡范畴,王某和张某伪造超市购物卡之行为,不构成使用伪造信用卡型的信用卡诈骗罪。同理,根据刑法规定,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按照盗窃罪处理,本案中由于犯罪对象不属于信用卡,也不属于盗窃信用卡型的盗窃罪。本案中,在第一个阶段,虽然王某向赵某实施了隐瞒复制原购物卡信息的事实,但这一行为只是为了实现二人窃取目的而实施的预备行为;在第二个阶段,通过复制卡盗刷原购物卡内金额的行为是犯罪的实行行为。综合上述分析,王某、张某的行为应当认定为盗窃罪,二人共同承担刑事责任。

  (作者单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

刘轩

主办方供图主办方供图

  11月5日电 “一场幻觉?我成了她在想象中爱上的影子。她退回了我所有的信件,我也被迫退回了她的,除了那条长辫子。”这是今晚8点腾讯视频《一本好书》的舞台上,曾以朗诵英文版《出师表》闻名的王洛勇一段让人心碎的表演。有人说爱情是幻影,是水中月亮,只能远远的看,而今晚王洛勇就将化身为经典爱情百科《霍乱时期的爱情》的男主角阿里萨,串演这样一个爱而不得的“情种”。在岁月中间,痴心追爱,匍匐挣扎50年,剥下电视剧里男主角虚假的“杰克苏”光环,为观众展现爱情真实的模样。

  王洛勇演绎《霍乱时期的爱情》动情落泪 称“爱情是由衷的彼此尊重”

主办方供图主办方供图

  “我要留下来,我应该留下来等,哪怕是等到世界的末日也要等。你看到没?他那个时候已经为了获得爱情,愿意把一生来赌,他押了这个赌咒的呀!”这是王洛勇在采访中说到对于《霍乱时期的爱情》男主角阿里萨的理解。而现场王洛勇又是如何演绎被爱折磨的痴情男人?不管是浑厚但又深情的台词演绎、还是恰到好处既内敛又饱含激情的肢体表演、或是丰富的情绪层次表达,王洛勇演绎下的“阿里萨”无不触动着现场观众的心。而当演到因所爱之人即将结婚,便决心最后一次再展爱意之时,王洛勇更是现场演奏小提琴向心爱的女孩深情表白,爱情的百转千回就在他每一个压抑的情感释放中。

  而王洛勇作为百老汇华裔第一人,也是胡歌在上戏的恩师。在1995年,王洛勇就曾以《西贡小姐》主演身份站在百老汇的舞台上,还因此获得了美国福克斯演员奖最佳男演员奖,此次在《一本好书》舞台上的精彩呈现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沉淀与积累的成果。那对于演绎这本“爱情百科”,王洛勇本人又是如何看待爱情婚姻的呢?他提到,爱情是由衷的彼此尊重,同时也需要每个人都能呼吸成长的独立空间;婚姻不能刻意去维持稳定,刻意会带来谎言。无论是爱情还是婚姻,这其中的许多问题和困难其实也是我们每个人一生当中无可避免的,给在爱中迷茫的人以指路的明灯,也正是本期节目引人入胜之处。

  《一本好书》展“爱情百科全书” 史航:这是一个人在跟岁月掰腕子

  一个豆蔻年华少女的惊鸿一瞥,让一个懵懂少年在接下来的53年7个月零11天以来的日日夜夜,都在爱情这场“霍乱”里打转,即使流连过622个女人来治这份相思的病,却始终是无药可解。就如剧作家史航在节目中品评:“爱情的本质就是感受孤独、面对孤独,最后幻想能够摆脱孤独。这是一个人跟岁月掰腕子,做到最勇敢的尝试了。”爱而不得的体会可能很多人都曾有过,而媒体人吴伯凡的品读也能引起所有曾在爱中挣扎的人以新的感悟:“世界上有而且只有两种悲剧,一种悲剧是得不到我们所爱的人,另一种悲剧是得到我们所爱的人。”《一本好书》以“爱情”这样一个我们每个人都会遇见、都会经历的人生话题,用更加贴近生活的方式将这本“爱情百科全书”呈现在观众面前,引发大家对爱情的共鸣与深思。而在“爱情”之外,《一本好书》里所展现的情节,还有非常多关于人生、死亡、生命、青春的深思,始于爱情,而不止于爱情,给观众带来更多思考的空间和可能性。

  在节目现场,品书嘉宾史航还有趣的分享了一件自身的爱情“惨剧”:曾给喜欢的女生送一书包“满腔热血”的情书,最后却被残忍退回。其实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都可能曾有过这样难以忘怀的过往,原书的魅力留给所有期待爱情、经历爱情、失去爱情的人慢慢感受。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原著首印量更是诺贝尔获奖著作《百年孤独》的150倍,非常值得一读。敬请期待今晚8点腾讯视频播出的《一本好书》之《霍乱时期的爱情》,体会爱情这种“病”,和那份永生永世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