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万达平台 下的文章

  客户端北京11月26日(袁秀月)26日,意大利知名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因病逝世,享年77岁。他曾凭借电影《末代皇帝》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并为中国观众熟知。

资料图:贝托鲁奇资料图:贝托鲁奇

  贝托鲁奇出生于1941年,他生长在一个诗人家庭,父亲艾蒂略·贝托鲁奇是意大利有名的诗人和作家。15岁时,他开始写作并获得多个文学奖项。据说,他年少时的梦想本是当个诗人,但在看到杀猪的场面时,毅然决定改用影像来记录和感知生命。

  另一方面,由于父亲的名望渐渐成为他的负担,1961年,他离开家决定投身电影业。1962年,他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死神》,从而开启了他的导演生涯。

  在24岁时,贝托鲁奇导演了轰动一时的影片《革命前夕》,并由此奠定了他的事业基础。1972年,一部《巴黎最后的探戈》更是让他在欧美影坛声名大噪,并获得了第46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导演提名。

资料图:贝托鲁奇资料图:贝托鲁奇

  之后,他又先后创作了《一九零零》《一个可笑人物的悲剧》《末代皇帝》《偷香》等多部影片。

  其中,中国观众最熟悉的莫过于上世纪80年代他在中国拍摄的电影《末代皇帝》。该片由尊龙、陈冲、邬君梅、彼德·奥图等主演,讲述了溥仪从当上皇帝到成为一名普通公民的跌宕一生。

《末代皇帝》海报《末代皇帝》海报

  电影上映后好评不断,1988年,《末代皇帝》还获得了第60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改编剧本等9项大奖,贝托鲁奇也借此登上了导演事业的巅峰。

  全片以英文为对白,对历史人物赋予了人性化的解读。尊龙也因饰演末代皇帝,获得了1987年的金球奖最佳男主角提名。陈冲也曾表示过,贝托鲁奇对她在表演艺术上有很大的启发和影响。

  而《末代皇帝》的客串阵容也非常强大,包括导演陈凯歌,表演艺术家英若诚等均有出演。

网页截图网页截图

  30年过去,这部电影早已成为影坛经典。在豆瓣上,有20多万人为这部电影打出9.0的高分。

  事实上,除了奖项和高分,这部电影还创下了一个特别的记录,第一部外国人在故宫拍摄的电影,也是唯一一个进入太和殿拍摄的剧组。

  1984年,贝托鲁奇第一次来中国,他曾说,来了之后他就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国家。之后两年,他开始为《末代皇帝》的拍摄做准备。1986年,电影正式开始拍摄。

资料图:陈冲。中新社发 陈钢 摄资料图:陈冲。中新社发 陈钢 摄

  贝托鲁奇曾说:“在84年到86年这两年间,我感到中国的变化,我看到中国人民的脸上有非常灿烂的笑容,我也感受到中国在开放,那种感受非常神奇,也非常令人感动。”

  他还曾表示,中国之旅对他来说就像进行了另一个宇宙,也是他一生当中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我们的文化是如此的不同,却又彼此吸引,我感到文化之间的碰撞仿佛有一种激情的火花。”他说。

  资料图:贝托鲁奇资料图:贝托鲁奇

  前几年,贝托鲁奇还对《末代皇帝》3D转制版的效果表示惊艳,还说:“现在再看它很感动。”

  贝托鲁奇去世后,有网友说:“看3D修复的《末代皇帝》时,我曾以为不过是为了圈钱。但当我在电影院里看到第一个镜头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感叹自己的无知。今天,导演去世了,只想说声谢谢。”

  也有媒体联系《末代皇帝》主演邬君梅,她表示:“我现在很难过。”

  一路走好,贝托鲁奇导演!

  中新社合肥11月16日电 (记者 张强)第34届全球华人篮球邀请赛16日在安徽省合肥市拉开帷幕。本届比赛共有来自中国、澳大利亚、美国、法国等10个国家的340支队伍参赛,参赛人数超4000人,比赛总场次达566场。

  全球华人篮球邀请赛始于1985年,由美国中华体育联谊会和全球华人篮球邀请赛总会创办,旨在倡导全球华人康乐运动,以球会友,是目前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华人业余篮球赛事。

  按照5岁一档的年龄要求,本次邀请赛共设14个组别。在接下来的4天时间里,比赛将在合肥体育中心、合肥学院新校区篮球馆和合肥市瑶海全民健身中心3个赛区同时展开。

  合肥市篮协主席杨云介绍,作为全球华人篮球爱好者一个切磋球技、增进友谊、展现自我的平台,选手中既有20出头的年轻姑娘、小伙,又有七八十岁的爷爷级、奶奶级选手。据统计,80岁以上的选手多达10人,最年长者是来自香港华夏篮球队的88岁的陈德基先生。

  据了解,郑海霞、胡卫东、章文琪、胡敏等多位中国知名篮球运动员也报名参赛,让普通篮球爱好者与昔日篮球明星同场竞技成为可能。(完)

  邢台11月20日电 (张鹏翔 郭红玉)“好衣不过丝棉,好听不过乱弹。”这是广泛流传于河北省临西县民间的一句口头语。一提起乱弹,凡临西县年龄较大的人无不津津乐道,无不感慨满怀,无不记忆犹新。乱弹,这个随着大运河而生的古老剧种,400年来给临西人民带了无数的欢乐、滋养和慰藉。

  乱弹,产生于明正德与万历年间,因多供帝王观赏故称“銮坛”。后随大运河流传到临清(今临西),又因此剧兼容其他声腔,故称“乱弹”,距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清初刘献廷 《广阳杂记》卷三:“ 秦优新声,有名乱弹者,其声甚散而哀。”

  郝一生(艺名小石头)是临西乱弹的传承人,1938年1月生,临西县吕寨贾村人。老人虽已是八旬高龄,但依旧精神矍铄,眼不花,耳不聋,身体健朗,一直活跃在传承临西乱弹的第一线。

  “我14岁开始,就在本村乱弹戏班跟侯二臣学乱弹戏。先学乱弹唱腔,学会唱腔后,接着学乱弹戏。”郝一生老人说,这临西乱弹角色行当分为生、旦、净、丑四大行,主要曲调有“慢乱弹”“猛一碰”“一股头”“慢二股头”“快二股头”“大哭腔”“哭迷子”“起板”“原板”等四十余种,其道白和歌词都用普通话,伴奏乐器以唢呐、笙、月琴、笛子等管乐为主。说的兴起,老人轻咳一下嗓门,一段高亢悠远的唱腔,脱口而出。老人虽已八旬,但是吐字准确,唱腔圆熟,末尾翻高以入笛,行腔声笛一体而悠扬。

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临西乱弹。 郭红玉 摄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临西乱弹。 郭红玉 摄

  郝一生擅长唱白脸和三花脸,扮演曹操、潘仁美、狄青、王莽、张飞、侯七、李冒等角色。经常参与演出《双打鱼》《反潼关》《李渊辞朝》《女驸马》等临西百姓喜闻乐见的乱弹剧目。

  临西乱弹历史久远,声腔独特,表演粗犷,在音乐的用律上采用“纯律”,其唱腔与伴奏之间“支声复调”的科学运用,在全国的其他声腔中也是独一无二的。临西乱弹不但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而且形式完整、特色鲜明,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在我国民族曲艺中占有重要地位。2009年,临西乱弹被河北省人民政府批准进入河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除了演出,老人利用空闲时间凭借多年的记忆,在文化馆的帮助下整理了大量的乱弹剧本和曲谱。“我现在走进校园为孩子们讲述乱弹知识;参加送戏下乡文艺活动,给老百姓带去欢乐;开展乱弹培训班,给学员传艺。就是为了能将乱弹发扬光大、传承开来。”郝一生说。(完)

  11月18日电16日,广汽新能源携旗下全系车型亮相2018第16届广州国际车展。在新闻发布会现场,广汽新能源总经理古惠南正式揭晓了新能源专属产品系列命名“Aion”,并发布了全球首款超长续航AI纯电定制座驾——广汽新能源Aion S。另外,作为广汽新能源营销服务新生态的最新成果——广汽新能源APP也在本次广州车展正式上线,开启个性化定制“新生态”服务模式。

  作为广汽新能源第二代纯电专属平台下的首款战略车型和“智爱新高度”的代表作,Aion S标志着广汽新能源产品力直接达到世界级水平,正式开启广汽新能源“更聪明的陪伴2.0”时代。凭借里程新高度、AI新高度、定制新高度、颜值新高度、空间新高度等五大产品优势,Aion S将在行业内树立中国品牌纯电动车的价值新标杆,成就广汽新能源“五新”时代先锋。

  其中,在续航性能方面,Aion S不仅在全球范围内首次采用最新一代三元锂电池,还全球首次深度集成高性能“三合一”电驱系统,成为国内首款纯电续航里程超过600km车型,超越传统燃油车里程。

  在智能科技方面,Aion S为用户带来更智能的AI人机交互和AI自动驾驶技术。广汽新能源与腾讯车联TAI在语音、微信和车载小程序方面进一步深入合作,为Aion S带来了广汽新能源AI系统2.0版,腾讯/高德双地图系统也升级至3.0版,另外还新增了全系统OTA升级功能;此外,Aion S还配备高性能四核CPU处理器,并搭载了TJA交通拥堵辅助、ICA集成巡航辅助、APA自动泊车辅助等L2级自动驾驶技术。同时,VPP代客泊车及自动接送、限定区域无人驾驶等技术的应用,使Aion S成为全球首款L4级自动驾驶示范运行的量产新能源车。

  在个性化定制方面,Aion S为消费者带来了通过专属APP实现在线个性定制购买,提供深度、浅度两种定制场景。前期有超144项高用户感知配置组合,后期通过深度订制,可以让用户参与到前期的设计制作中来。同时对定制订单可视化跟踪,实时查看爱车在全新智能化工厂在线生产环节。另外,定制式移动终端自感应伺服系统,还带来了移动终端虚拟钥匙及自进入迎宾、超级账号互通及自感应伺服座舱等功能。

  而在外观造型方面,Aion S采用独特的“人机共生美学”设计理念,极具辨识度的“穿云翼”LED前大灯组设计带来更锐利的视觉冲击力,再加上“高脉冲”腰线设计及贯穿式尾灯,带来媲美豪华车品牌的造型高级感。该车拥有0.245的电动轿跑级超低风阻系数,整车看上去极具未来感和科技感。

  在乘坐空间方面,Aion S采用独特的“鲸空间”座舱设计,A柱前移,C柱后移,实现了超低风阻与超大空间的完美融合。第二代纯电专属平台GEP(GAC Electric Platform),以“电池+电驱”为中心布局,实现了机舱空间最小化和乘员舱空间最大化,可带来超越同级的舒适驾乘体验。值得一提的是,Aion S还拥有全球首款太阳能自循环生态座舱,可通过太阳能发电,实现对电池充电、通风换气等多种功能。

  自2017年7月28日成立以来,广汽新能源一直致力打造以用户为中心、融入智慧车生活的营销服务新生态。在本次广州车展上,广汽新能源副总经理肖勇宣布广汽新能源APP正式上线,开启个性化定制“新生态”服务模式,标志着其“联接并主动服务到每一位客户”的品牌服务理念全面落地。

  广汽新能源APP,目前规划了内容、爱车、充电、商城、用户沟通等五大功能版块。其中,爱车版块作为Aion S定制化购车服务的线上承载,可完整实现Aion S在线车型展示、选配展示、意向订购等功能,形成“看-定-买-用”综合车辆服务闭环。用户APP的定制化服务,不仅可以为广汽新能源的“新生态”增加渠道,同时也可以极大地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购车需求。未来,广汽新能源APP将每月进行一次产品功能的迭代升级,为用户带来更好的服务体验。

  本次广州车展发布的Aion S车型,将于明年5月正式上市,目前已在广汽新能源APP上开启了个性化定制预售。即日起,消费者可通过APP支付尊享权益金下订,即可获得优先交付、个性签名定制套件、3000社区积分和前50名特邀参与上市发布会等四重定制化专属权益。此外,具备个性化定制生产能力的广汽新能源工厂将于今年底竣工,该工厂是广汽智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园的首个项目,将发挥着带动产业集聚的龙头作用。

ofo小黄车北京总部新址位于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大厦。ofo小黄车北京总部新址位于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大厦。

  探访ofo新总部:目前正常运营

  资金问题严重、多家供应商停止合作等负面消息近日频发,使得ofo小黄车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就连该公司搬家也在网络上热传。实际上,小黄车的未来更让不少普通用户感到担心。11月9日北京青年报记者实地探访了小黄车新总部。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ofo现在依然是独立运营的公司,每项业务都在正常跟进,用户体验不会改变。

  现场

  公司到处堆着搬家用的纸箱子

  在位于海淀区中关村的互联网金融大厦,矗立在一楼大厅的指示牌上可以看到,ofo小黄车公司位于大厦5层,而在5层同时还有另外两家单位。出了5层电梯向左走,正对着就是ofo小黄车新总部大门。玻璃门装饰条幅上写着:“ofo共享单车 随时随地有车骑”。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杂乱地摆着桌子、椅子、纸箱子,空地上还停放着几辆小黄车。公司前台也被搬家用的大纸箱子“占领”,没有接待人员。走进ofo新总部大门向右看,就会发现这里还有个二层。北青报记者在楼上、楼下参观一番,看到这里和许多互联网公司一样,都是大开间办公室,里面坐满了正在工作的公司员工,每人一桌一椅一电脑,工位之间没有隔板也没有空隙,显得有些拥挤,可是非常安静,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在走廊、门厅等非工作区域,也可以看到几十个大纸箱子,有的开封了,大多数还没有开封,显得非常杂乱。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我们刚搬过来,好多东西还没有整理就位。以后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环境还是挺好的。”

  据悉,此前ofo总部设在中关村理想国际大厦,拥有四层办公楼。从9月底开始,ofo搬离其中的两层,直至近日,又搬离剩余的两层。

  释疑

  街头小黄车数量减少是因政策要求

  “目前我们主要的办公地点就是这里。”公司相关负责人称,以前这里也是公司办公位置之一。据悉,这里曾是ofo海外部门和北京分公司的办公地点。对于搬家的原因,这位负责人表示,这次就是一个正常搬家,原来的办公室租约即将到期,目前公司正常运营。针对现在街头小黄车数量明显减少的问题,上述负责人解释,是由于城市管理部门出台政策要求,不仅仅是小黄车,其他品牌的共享单车数量都有所减少。

  对于小黄车用户来讲,这位负责人明确表示,未来小黄车的使用、体验都不会有变化,至于小黄车的运营、管理、维修、养护等,目前北京至少有好几百人负责这方面工作。不过实际上据北青报记者了解,最近不少网友反映ofo退押金很慢,申请退押金时,周期一再延长。还有网友爆出自己交押金时变成年卡的现象。

  此前曾有传言ofo在准备破产重组,上述负责人称已经第一时间辟谣了,并表示ofo现在依然是独立运营的公司,每项业务都在正常跟进。

  现象

  小黄车负面新闻缠身

  近两年来,就在红绿蓝青品牌单车一个个倒下的时候,ofo小黄车却一直风光无限,不断获得融资“输血”。2017年7月6日,ofo宣布完成超过7亿美元E轮融资。该轮融资由阿里巴巴、弘毅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领投,滴滴出行和DST持续跟投。2018年3月13日,ofo小黄车完成E2-1轮融资8.66亿美元,再次创下共享单车行业单笔最高融资纪录。本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

  但是近期ofo小黄车却负面消息不断。今年9月初有媒体报道,因拖欠货款,ofo小黄车被凤凰自行车起诉。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因与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支付拖欠货款6815.11万元。东峡大通即为ofo小黄车运营方。

  上海凤凰在公告中表示,2017年,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签订了《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后,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签订了多份采购合同。经双方核对,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拖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上海凤凰表示,根据采购合同,东峡大通拖欠货款及费用的行为严重违约,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凤凰自行车向法院提起诉讼。

  根据公告,凤凰自行车请求法院判令东峡大通支付货款6815.11万元;赔偿逾期付款违约损失186.52万元;同时支付原告律师费、担保费等。今年10月底,上海凤凰方面向媒体透露,东峡大通尚未还钱,目前仍然在走司法程序,如果有最新进展会发布公告。但截至发稿,上海凤凰尚未发布相关公告。上海凤凰还公开表示,因ofo欠款,上海凤凰方面已经不再接ofo的新订单。此外,有媒体报道称,富士达以及飞鸽亦停产小黄车。

  与此同时,ofo的海外市场也在告急,截至2018年10月,该公司已陆续从印度、以色列、中东、澳大利亚、德国、美国、西班牙、英国、韩国、日本等多个海外市场撤出。

  文并摄/本报记者 赵新培